稅務新聞‎ > ‎100年‎ > ‎09月‎ > ‎

100.09.20 IFRS 讓盈餘操作變難了

張貼者:2011年9月21日 下午5:55陳韻如會計師   [ 已更新 2012年6月4日 下午7:37 ]
  • 2011-09-20 01:00
  • 工商時報
  • 林陣蒼

 

 利用會計準則操縱公司財務數字,「安隆案」無疑是最有名的案例之一。安隆管理階層利用當時特殊目的個體(SPE)有關會計準則的3%門檻規定,設計無須併入合併報表的SPE,將負債與虧損隱藏其中,粉飾公司財務報表。「安隆案」後世人警覺,細部及明確的會計準則(Rules- Based),如美國會計準則US GAAP為典型代表,易讓企業繞過準則規定精神實質,而僅遵行其表面形式,以致財務報導背離經濟實質,造成投資人的損害。

IFRS以原則規範(Principles-Based)為主,例如有關資本租賃的會計準則,IFRS著重在判斷租賃標的物所有權的風險與報酬是否「幾乎所有」己移轉,若問「幾乎所有」,具體是多少?準則沒明確規定,因此公司較難透過設計某種符合「幾乎所有」標準的合約,以迎合其會計處理。而反觀US GAAP或現行我國有關規定,則有包括租賃期間達租賃標的物剩餘年限75%等定量明確規定,因此公司可架構讓租賃期間達租賃標的物剩餘年限接近但未達75%(如74%)的租賃合約,規避認列資本租賃造成如負債比率增加等不利狀況,但事實上背離了經濟實質。

 或問既然IFRS沒有明確細部的規定供公司依循,豈不是讓公司擁有更多彈性與空間,以選擇其偏好會計處理方式?事實上,實證研究文獻指出,雖公司專業判斷空間變大了,但基於對外界事後審查 Second-Guessing)的顧慮,將促使公司會計處理傾向經濟實質。例如,主管機關依證券交易法等相關法規對上市櫃公司財務業務的檢查等即屬Second-Guessing機制之一。因惟有符合經濟實質的會計處理才較能抵禦外界的質疑與審查,才會是公司的最佳策略。

 然而須說明的是,並非導入IFRS,制約公司操縱盈餘,提升財務報表透明度的功效就能隨之而來。事實上,針對歐盟2005年導入IFRS的研究指出,在監理機制完善程度高的國家,導入IFRS後,提升財報透明度,降低企業籌資成本效益始有顯著提昇。因為IFRS要求監理機能既要充分尊重企業專業判斷的空間,又要扮演好最終守門員的角色,有其難度,當然對其完善程度要求較高。

 金管會月初舉辦「IFRS元年啟動大會」,總結金管會及各界3年來的努力成果,宣告啟動IFRS元年,IFRS導入即將邁入新階段,但亦將面臨新挑戰,而如何落實及提升監理機能,促進IFRS發揮其制約公司操縱盈餘,提升財務報表透明度的功效,或將會是挑戰之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