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務新聞‎ > ‎100年‎ > ‎09月‎ > ‎

100.09.02 安侯建業出書 說明IFRS採用要點

張貼者:2011年9月5日 下午7:14陳韻如會計師   [ 已更新 2012年6月4日 下午7:33 ]
  • 2011-09-02 01:22
  • 工商時報
  • 記者王信人/整理

 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KPMG台灣所)出版「財務報表範例:國際財務報導準則首次採用者」,著重在企業首次採用財務報表之揭露項目以及轉換調節之說明。

KPMG台灣所國際會計準則導入專案主持會計師游萬淵表示,此書是舉例一家經營一般產業的跨國企業,在民國102年度首次採用IFRS作為其主要會計基礎為例子,解釋整套財務報表的運用,包含四大報表的形式及附註,提供企業實地導入的具體做法,以因應我國第一階段將從民國102年導入IFRS之企業所需。

KPMG台灣所執業會計師陳玫燕表示,此書原翻譯自KPMG總部的書籍,但為了確保在國內首次導入時的實用角度,財報格式等內容就依照「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 的規定調整,且考量IASB對於金融工具專案(取代現行IAS 39)的IFRS 9生效日可能延後到2015年的情況,在例釋中依IAS 39呈現,同時將IFRS 9規範對首份IFRS財務報表的影響置於附錄,企業可彈性參照。

KPMG台灣所亦彙整「IFRS財務報表揭露策略地圖」,列示IFRS強制揭露的項目達200多項,其中57項在我國現行財報編製實務上通常未揭露,或揭露內容有較大差異。

 在地圖中,以燈號顯示優先順序,紅色表示強制揭露且差異大,要優先因應;黃色也是強制揭露,但影響程度較低;綠色是鼓勵揭露;藍色則是自願揭露。

 

安侯建業:IFRS附註揭露更深入

  • 2011-09-02 01:22
  • 工商時報
  • 記者王信人/整理

 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KPMG台灣所)表示,首次採用IFRS當年(民國102年)的財務報表,除了部分報表格式略有變動、會計數字有差異外,更重要的是附註揭露的資訊會更深入、更直接反映公司內部決策管理內涵,上市櫃公司要提早預做準備

IFRS對投資人的影響也很大,KPMG台灣所國際會計準則導入專案主持會計師游萬淵說,未來機構投資人的財務分析師可以透過IFRS財務報表按季取得合併集團各項管理及財務風險資訊,但對台灣為數眾多的散戶投資人而言,IFRS可能會增加閱讀公司財務報表的難度,如何與股東溝通及教育投資大眾,是企業及專業界未來持續努力之工作。

KPMG台灣所在日前舉辦「國際財務報導準則首次採用者」新書的導讀會中,KPMG台灣所執業會計師陳玫燕指出,自民國102年首次採用IFRS之後必須以合併基礎編製財務報告,企業集團未來須於每一季提供全部子公司不動產、廠房、設備的變動表、投資性不動產的變動表、各類負債準備的變動表等,企業揭露資訊的困難度將增加,必須事先規劃如何取得子公司之資訊,以及時並正確的揭露合併財報附註事項。

 陳玫燕表示,首次採用IFRS的四大財務報表和目前財報的主要差異為:

 一、資產負債表:依據IFRS修改會計項目與內容,並包括最早比較期間之期初資產負債表。

 二、綜合損益表:為損益部分(即目前的損益表)加上「其他綜合損益」的部分,亦即將原本放在「股東權益變動表」內那些與股東沒有直接相關的部分改放在綜合損益表中「本期淨利」的下面;沒有非常損益項目,且淨利及綜合損益需拆分屬於母公司與屬於非控制股權的部分。

 三、權益變動表:追溯調整重編的變動;增列綜合損益小計數。

 四、現金流量表:股利收付與利息收支可屬營業活動,也可選擇為投資活動(收入)及籌資活動(支出)。

 此外,陳玫燕提醒大家注意,配合金管會財報編製準則的規範,企業首次採用IFRS並於民國102年度所編製之各季報表,須包括民國101年各季以IFRS編製之資產負債表及綜合損益表以做為比較期間。

 例如:民國102年第三季的綜合損益表將包括四個期間:民國10219月、10279月、10119月及10179月,與目前的損益表比較,多了兩年度當季(79月)的報表。因此,企業需預先規劃準備民國101年各季以IFRS編製之資產負債表及綜合損益表,同時注意損益歸屬期間之適切性。

 在考量對上市櫃公司之衝擊以及國內主管機關之監管目的,金管會在不違反IFRS規定之前提下,透過10077日所發布之「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編製準則),將部分揭露要求做了些許調整,以致於IFRS規定與編製準則有些微差異。二者的主要差異包括:

 一、IFRS的財報體制以合併報表為主,若需要編製單獨財報,則是依據IAS39號規定;而編製準則規定,於每年年底編製個體財報(與現行的單一財報相同),但並非是IFRS所定義之單獨報表,其中IFRS 8號之個別營運部門資訊揭露則免編於個體報表中。

 二、綜合損益表方面,IFRS規定並未要求區分營業費用、營業外收益等,但編製準則的附表則區分營業費用、營業外收入及支出等。另外,現金流量表方面,準則本文係自淨利或淨損開始編製,而編製準則之附表則從稅前淨利開始編製。

 三、IFRS原本沒有要求揭露重大交易事項、轉投資事業及大陸投資等資訊,編製準則要求還是要揭露

 陳玫燕並表示,IFRS規定企業需要揭露首次適用新準則之相關內容,也就是指當首次適用某一IFRS準則對當期、任何前期、或未來期間有影響時,應揭露包括適用那些準則的名稱、會計政策變動的性質、以及在實務可行之範圍內,揭露每一個受影響之財務報表單行項目及基本與稀釋每股盈餘之調整金額。另外,IFRS亦規定需揭露已發布但尚未生效的準則的可能影響,公司要提早規劃。

 依據IFRS規定,陳玫燕表示,企業應揭露管理階層於採用會計政策過程中,所作財務報表認列金額最具有重大影響的判斷,同時重大的估計及假設等資訊亦需揭露質性及量化資訊。

 游萬淵表示,在IFRS下,企業須針對金融工具之每一類型風險,揭露其財務風險管理目的、政策與程序及衡量的方法,並依據企業內部提供予主要管理階層如執行長或董事會之資訊,來揭露報導期間結束日之暴險資訊。因金融工具的使用而暴露的風險有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及市場性風險(一般包括利率風險、匯率風險及其他價格風險等),各類型風險需要分別揭露其質性及量化的暴險資訊。

 以市場風險中的匯率風險為例,游萬淵進一步表示,IFRS下沒有集團功能性貨幣,因為功能性貨幣是按照集團內個別個體所處之情況來分別決定;一般而言,台灣企業過去對海外投資之匯率風險,大多沒有進行避險,所以匯率變動會影響海外投資在決算日所認列之「累積換算調整數」,目前是認列於股東權益表中,因此很少受到注意,不過,未來在IFRS下,該數字則會認列於綜合損益表之其他綜合損益中,對投資人在解讀公司匯率曝險程度上,可能會有不同的意涵。

 最後在資本管理方面,揭露範圍也包括質與量方面,前後期目標是否變動,產業主管機關法令是否符合及是否有變動等!實務上常見的資本管理目標有:資本報酬率、負債比率、權益比率,或員工持股比例目標等,企業應依據自身的資本管理目標,於財務報表中作揭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