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務新聞‎ > ‎100年‎ > ‎07月‎ > ‎

100.07.22 明年調5趴 基本工資漲900 勞資都不滿

張貼者:2011年7月25日 下午7:25陳韻如會計師   [ 已更新 2012年6月4日 下午7:14 ]
  • 2011-07-22
  • 中國時報
  • 【游婉琪/台北報導】

     眾所矚目的基本工資案,勞委會昨日拍板敲定漲九百元!明年元月一日起,基本工資從每月一萬七千八百八十元調整為一萬八千七百八十元,時薪則從九十八元調整為一三元,漲幅五.三%。

     勞資雙方對這結果都不滿意,資方代表今將至總統府告御狀;勞方則痛批,老農津貼以千元為單位喊價,攸關一百七十萬名勞工權益的基本工資,政府卻錙銖必較,「是不是沒把勞工選票放在眼裡?」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昨日上演激烈攻防,勞方代表分別喊出兩萬三千四百五十九元、兩萬一千元及一萬九千六百三十二元三種版本;資方則從原先的一塊錢都不肯漲,鬆口表示最低限度僅能比照去年漲幅,調整至一萬八千五百元。

     由於雙方差距過大,會議一度中止,由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出面斡旋,希望取得共識,達成一個「政府做得到的數字」。據了解,王如玄對勞團所要求的一步到位面有難色,甚至說出「過去十年未調整的帳不應算到我頭上」,讓勞團十分不滿。

     勞方代表、全國產業總工會常務理事林進勇說,去年勞委會才因基本工資審議程序有瑕疵,遭監察院發函糾正,今年最終決定權仍舊握在官方手中,讓勞團深感遺憾,預計將在最短時間內前向監察院再次陳情。

     全產總秘書長謝創智感慨,老農津貼以千元為單位喊價,基本工資調整卻是錙銖必較,「難道馬總統只聽蕉農心聲,卻看不見底層勞工的辛苦?」他指出,去年經濟成長值高達十.八八%,行政院理應還有加碼空間,勞團願意再給政府一次補考機會。

     資方代表、全國工業總會監事蔡穗則說,基本工資漲五%,雇主每年將增加三百四十八億成本,無力負擔的企業,只能被迫選擇外移、關廠或刪減僱用員額,「對於勞工而言絕非好事」。

     勞委會統計,排除二代健保上路、勞保費率調整等因素,基本工資調漲總成本約兩百一十五億,分別為政府負擔三.二四億、雇主負擔兩百六.八七億,以及勞工負擔四.九億。經行政院核定無異議後,將於明年元月一日起實施。

 

 

超商:時薪增5 年成本多4

  • 2011-07-22
  • 工商時報
  • 【記者林祝菁、姚舜/台北報導】

     超商業表示,若基本工資調漲5.03%,時薪從98元跳到103元,增加5元,全台9,000便利店,粗估一天將多負擔108萬元的人事成本,一年多負擔4億元,若要打平這筆多出來的支出,一年得多做130億元業績,對便利店而言,無疑是個頗沉重的營運壓力。

     全台擁有4,700多店的統一超表示,時薪增加5元,單單以PART TIME的人員粗算,一年就增加3,000多萬元人事成本,這還不包含勞健保的部分,對企業而言,當然是一個負擔,尤其每個加盟店的成本也會變沉重,由於中南部的業績不若都會來的高,壓力更重。

     據業界粗估,若以時薪多5元計算,一天9,000店就多出108萬元,1年多近4億元,而這都僅是保守估算,若要平衡這個多出來的數字,全台便利店得再增加130億以上的業績才行;令人不解的是,時薪多5元是怎麼算出來的,沒人通知,也沒有召集業者舉辦公聽會,更沒有任何計算公式。

     不過,針對基本工資調整,包括麥當勞、肯德基與摩斯漢堡等速食連鎖業者均表示,雖然原物料上漲使經營成本增加,且外食餐飲市場在更多業者投入後競爭更形激烈,一旦基本工資調漲定案,均將比照辦理,絕無異議。

     在外食餐飲市場中,速食連鎖業者對計時人員的需求較一般餐廳多很多,近年由於星級飯店增加,使年輕人選擇機會也多,速食連鎖業者為確保人力不虞匱乏,基本薪資其實早超過目前標準,甚至是未來標準,故對於時薪從98元調高到103元,都還可以忍受。

     以龍頭麥當勞為列,計時人員起薪每小時100元起跳,隨著工作級職與工作時間內容不同,最高每小時達205元,所以新制確定實施後,麥當勞初步決定根據調幅比照辦理。

該調多少 早點訂出公式吧

  • 2011-07-22
  • 中國時報
  • 【游婉琪/新聞分析】

     基本工資怎麼調?勞資雙方「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加上明年總統大選引發的政治效應,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無論勞委會如何穿針引線、道德勸說,最終的結果只會換來勞工雇主都拒絕埋單。

     公務員確定加薪三%後,勞委會跟著喊出基本工資漲幅「至少三趴」的承諾。無奈兩者計算基礎不同,勞工團體試算,同樣是三趴,公務員與勞工薪水之間,仍有很大一段差距。

     勞委會在去年重修《基本工資審議辦法》,調高勞資代表名額,本意在於鬆手讓勞資雙方自行協商。不料接連兩次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即便中間遭逢監察院糾舉,最終的決策主導權,依舊緊握在官方手裡,讓審議機制一再淪為紙上談兵。

     平心而論,夾在中間的勞委會實在難做人,過猶不及的結果都是兩邊得罪。如果勞委會不想每年被迫承擔破壞勞資和諧罪名,就應以行動兌現主委王如玄所說的「勇於承擔」,提早制定出一套完整的計算公式,讓基本工資調整有所依循。

     否則不難預見,往後每年到了調薪時刻,同樣的戲碼將不斷上演,勞資對立情形也將越演越烈。
Comments